关注官方微信
微信号:CMA-CTS

后抗生素时代的思考

来源 作者 王玮 添加时间 2014/6/27 点击次数 5948

一、从抗生素时代到后抗生素时代

928年的一天,英国科学家弗莱明在实验室发现了能杀死致命细菌的青霉素,并将它命名为盘尼西林,从此开始了抗生素时代。抗生素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使人类在与细菌的对战中一直稳操胜券,挽救了许多生命。以青霉素为例,上世纪50年代初期,青霉素能百分之百阻止葡萄球菌,每天1万单位青霉素,用四天就足以对付最严重的链球菌感染。可是仅仅30年后,青霉素的有效率却降低到小于10%,同样治疗链球菌感染每天则需要2400万单位的青霉素,并且仍然不能保证杀死全部细菌。万古霉素在众多抗生素类别中一直稳坐着头把交椅,可以说所有革兰氏阳性菌在它面前都不得不俯首称臣,可现在已经发现了耐万古霉素的肠球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近期公布了其对美国目前面临抗药类微生物的调查报告,保守估计:每年有2049442名美国人被抗药性病原细菌和真菌感染,其中有23000人因之死亡;每年有约200亿美元的额外医疗投入被用于针对抗药性病菌引起的疾病和死亡。这份报告是CDC首次公布与抗药性有关的感染、死亡人数以及经济损失的具体数字,标志着CDC首次将抗药性微生物作为迫在眉睫的危机。在评估这些微生物的威胁时,三类微生物位居榜首:抗碳青霉烯类肠杆菌属、耐药性淋病菌、艰难梭菌;第二类被CDC列为“Series”的耐药微生物则包括下述几种:医源性耐药菌(包括不动杆菌属,铜绿假单胞菌以及耐万古霉素肠球菌)、食源性耐药菌(包括弯曲菌属、沙门氏菌属和志贺氏菌属)、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耐药性真菌假丝酵母、结核杆菌。《柳叶刀·传染病》也发表了一篇论文,揭示了耐多种药物的细菌在印度、巴基斯坦和英国的快速传播,在论文中发出了这是抗生素时代的终结吗?这样的疑问。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负责人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博士称:如果我们不妥善应对这一情况,我们很快将进入后抗生素时代。而对于某些患者、某些微生物而言,这一时代已悄然开始。

二、后抗生素时代意味着什么

后抗生素时代是新生名词,它是指当今有越来越多的微生物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严重威胁了人类的生存和健康,全球将面临药品无效,好像有回到了以前没有抗生素的时代一样。近年来,部分国家和地区甚至出现了对几乎所有抗菌药物耐药的多重耐药细菌,人类再次面临感染性疾病的威胁。

后抗生素时代对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一旦抗生素失效:(1)器官移植不能再进行:器官移植者必须终生服用免疫抑制药物以消除人体对新移植脏器的排斥反应,没有抗生素,一旦出现感染,患者的免疫系统根本不能对抗致命病菌感染的侵袭。(2)一些手术如阑尾切除术将会变成危险的手术:通常,患者在一些手术之后会常规地使用抗生素以阻止伤口细菌感染,如果细菌进入血液,将会导致败血症甚至危及生命。(3)肺炎将再次成为老年人和身体虚弱者的常见病,肺结核将成为不治之症。(4)淋病变得难于治疗......很多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医学奇迹,仅仅是在能够处理感染性并发症的情况下才是可能的,一旦感染不能被控制,手术、肿瘤科、器官移植、重症监护、新生儿护理等医学领域都将会失去。

三、面对后抗生素时代,我们怎么办?

如此多的微生物出现耐药,已使抗生素的应用严重受阻。要解决耐药性的问题,最关键的是合理规范使用抗生素和研发新的敏感抗生素。

抗菌药物不合理使用和细菌耐药问题已经成为全球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一方面,社会通道全面开放,老百姓到药房能随意买到抗生素,农业、畜牧业、水产业也用随意使用抗生素作为催肥剂。另一方面,抗生素的临床应用管理不严格,有些医生不合理处方抗生素。针对这一情况,国家卫计委、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及农业部联合下发了《全国抗菌药物联合整治工作方案》,要求医疗机构按照《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对抗菌药物进行分级管理,同时加强临床微生物检测与细菌耐药监测工作,建立抗菌药物临床应用预警机制。对于临床医生而言,要严格掌握应用抗生素的适应症、药物选择、用药起始与持续时间。对此,美国CDC也呼吁采取措施积极,包括收集关于耐药性菌的数据、提前接种疫苗预防感染、医院方面采取更好的防护措施、用更科学的方法处理食物、改善抗生素的使用方式、在医疗和农业领域均不过度使用、研发更好的诊断措施使得抗药性细菌出现时立即加以遏止等。

一种新的抗生素的开发、研制到临床使用和推广需要2030年的时间,而耐药菌的产生只需要1~2年,因此,美国FDA已经开始加速针对特定目前无适用药的抗药病原菌的药物开发。群体感应(Quorum-sensingQS)是细胞之间交流的重要机制,可调控基因表达。QS使细菌以多细胞实体实行单个细胞无法完成的功能,调控细菌的多种活动,因此抑制QS信号和细菌毒力基因表达将成为抗微生物治疗的新靶向[1]。也有学者建议利用微生态制剂调整人体微生态的平衡达到来治疗目的,即通过微生态制剂让人体内的有益菌抗衡有害菌,解决有害菌给人体造成的伤害,而不是向抗生素那样把所有的菌群都杀死,这样就克服了应用抗生素所产生的菌群失调、耐药性菌株的增殖以及药物的不良反应。

总之,后抗生素时代的来临使我们的抗感染领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后果不堪设想。

参考文献:
1.
Njoroge J and Sperandio V. Jamming bacterial comandmunication: New approaches for the treatment of infectious diseases. EMBO Molecular Medicine 2009,1:201-210.

    评论新闻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

    本文作者

      王玮
      王玮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一院呼吸疾病研究所